•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朱锋:美国应反思“悲剧性失败”的根源

2020-06-08 02:42:401460
内容摘要:在二战后的国际关系历史中,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比美国更重要。今天,从GDP总量、科技创新的活跃程度、教育和科学研究的普及以及制造业的高精尖和军事实力,美国仍然是首屈一指的国家。然而,今天对世界秩序和人类经济增长前景的潜在伤害,美国也将大大超越其他国家。日前,美国四任前总统奥巴马、小......

在二战后的国际关系历史中,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比美国更重要。今天,从GDP总量、科技创新的活跃程度、教育和科学研究的普及以及制造业的高精尖和军事实力,美国仍然是首屈一指的国家。然而,今天对世界秩序和人类经济增长前景的潜在伤害,美国也将大大超越其他国家。日前,美国四任前总统奥巴马、小布什、克林顿、卡特罕见地为“弗洛伊德之死”事件一致发声,表达对种族歧视的谴责和对受害者及家人的同情,并呼吁反思国家的“悲剧性失败”。

极端保守民族主义情绪

今天美国执政的共和党政府和共和党右翼政治势力,对外交和与世界关系的认识,是美国历史上典型的保守民族主义,而且把这种思想演绎到了极致。这种政治理念的核心不仅是“天定美国”的宗教化信念,更相信需要从美国历史、传统中演绎出的美国优越论和美国中心主义的价值及信念,来解释和看待美国面临的国内和国际难题。这种极端保守的民族主义理念,不仅相信美国所做的一切都是正确的,更认为今天的世界都“欠”美国的。美国需要全面强硬、执着地按照自己的利益标准和需求重新“改变世界”,才能“再度伟大”。

与这种极端保守民族主义相辅相成的,是今天美国国内政治中的“身份政治”和不断抬头的“白人至上主义”。5月25日在明尼阿波利斯发生的黑人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跪压窒息身亡事件,是典型的“身份政治”意识造成的惨剧。这位美国白人警察和被害黑人市民认识长达17年之久,为什么这名白人警察还对呻吟了10多次“我不能呼吸了”的黑人受害者无动于衷?为什么这起惨剧在美国引发了上百个城市和地区的抗议?更深层的因素恰恰是造成美国国内日益分裂的“特朗普乱局”。

特朗普上台后,曾公开为美国“白人至上主义”辩护,深化了“身份政治”的美国表现。另一个重要例子,是疫情在美国暴发后,特朗普向美墨边境增派军队以协助边境执法,但对滞留在边境地区的移民和难民营中各种缺吃少药的惨状却置若罔闻。

在对待世界卫生组织的问题上,美国的极端保守民族主义暴露得十分典型和狰狞。世卫组织在就新冠疫情向世界发出警示的问题上始终执着、坚定。1月30日,世卫组织宣布世界公共卫生进入紧急状态;3月11日,世卫组织宣布新冠病毒疫情进入全球大流行。而特朗普政府却在美国疫情恶化之后喋喋不休地怪罪世卫组织。4月12日宣布停止对世卫组织的经费捐助;5月29日宣布退出世卫组织。美国的这一“退群”举动,不仅是对世卫组织协调和推进全球抗疫行动的蔑视,更是对抗疫领域内的全球治理机制的傲慢。

美式傲慢破坏中美关系

新冠疫情暴发数月以来中美关系持续恶化,这同样是特朗普政府和美国极端保守民族主义情绪的牺牲品。一个崛起和不断强大的中国成为了美国国内政治的“眼中钉”,全面打压和限制中国成了美国持续保持全球力量优势的首要目标。问题是,美国的方式方法过于骄横,“吃相”过于难看。

从1月下旬武汉“封城”,到3月中旬美国疫情开始发作之前,特朗普曾经15次在推特和讲话中称赞中国的抗疫举动,表扬中国抗疫“透明”。但随着美国疫情日益严峻,特朗普鼓动共和党右翼势力先是使用“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这样的种族主义用词,接着又开始全面指责中国“不透明”和“隐瞒”疫情才导致美国疫情大暴发;从4月中旬开始,更是不断炮制有关疫情暴发的各种“中国阴谋论”,威胁要对中国“追责”。

美国政客们的“中国鼓噪”,其实既是为了转移美国国内对特朗普政府前期抗疫不力的批评,更是想要通过炒作“中国话题”来为11月的大选制造政治抓手。号称“证据满满”的特朗普政府制造的各种“中国阴谋论”早已成了笑话。

5月29日在白宫南草坪的讲话中,特朗普不理会国内的反种族歧视示威,依然忙于给中国罗织罪名,“这么多年分裂美国”、“美国人每年白白损失给中国人几千亿美金”、中国的发展都是因为“窃取美国技术和知识产权”和“不信守国际承诺”等等。从2016年参加总统竞选到今天,特朗普所代表的美国极端保守民族主义势力,始终在对华关系上有着深深的“受害者情结”,不断地炮制谎言极端“污名化”中国。

美国内部的焦虑与反思

在美国的右翼政客阵营中,还有一大帮和特朗普“志同道合”的反华鹰派。共和党参议员汤姆·柯顿已成为今天美国政坛耀眼的“反华明星”,甚至被看好有可能成为今后的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但就是他,前一段时间在个人推特中不顾美国政治人物应有的体面,把中国称为“贱民国家”。

特朗普政府团队和美国共和党右翼势力的“反华鼓噪”,已经悲剧性地改变了美国“中国政策”的话语体系,正在不断地给美国公众进行充满恶意的“洗脑”,并令人担忧地开始左右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中的中国议题辩论。即便是民主党内的温和派为了选举政治的需要,也在中国议题上采取了强硬的民粹主义路线。可以肯定的是,美国的疫情越是沉重和反复,越是临近11月3日的美国总统大选,美国国内政治中的“中国话语”越是反动、狂妄和充满攻击性,中美关系面临的动荡和对抗将越发显著和强烈。

2020年已注定是中美关系历史进程中暴风骤雨的一年。美国国内政治如果无法开始反省特朗普政府和共和党政治势力毫不掩饰的极端民族主义情绪,中美关系和世界局势都将无安宁之日。

美国政治学者弗朗西斯·福山不久前在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撰文提出,在希望中国变革之前,更需要改变美国自己。对一向以自我中心和自以为是的美国来说,“福山之问”代表了美国国内的理性力量对今天“特朗普乱局”的焦虑和反思。此时此刻,中国更需要的是走稳自己的路、走实自己国内治理机制的进步和变革。(作者是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研究院院长)


   本栏推荐